新聞公告

業界新聞

“王朝聞文藝理論及其現實意義——紀念王朝聞誕辰110周年學術研討會” 在中國藝術研究院召開

來源:admin 發布時間:2019-05-22 14:14:07

《美術觀察》雜志社

  王朝聞先生是我國卓越的文藝理論家、美學家、雕塑家、藝術教育家,新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和美學的開拓者與奠基人,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首任副所長、《美術觀察》雜志前身《美術史論》主編。2019年5月10日上午,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和《美術觀察》雜志社主辦的“王朝聞文藝理論及其現實意義——紀念王朝聞誕辰110周年學術研討會”在中國藝術研究院舉行。

  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黨委書記,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主任韓子勇,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閻晶明,中國文聯副主席、山東工藝美術學院院長潘魯生,中國美術家協會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徐里,文化部藝術司、文化科技司原司長,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于平,中國藝術研究院原常務副院長呂品田,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祝東力,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杭間,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原院長、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王一川,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原所長、《美術觀察》原主編鄧福星,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原副所長、研究員陳綬祥,《美術》原主編王仲,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原副所長、研究員王鏞,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陳醉,中國紅樓夢學會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胡文彬,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原副所長、《美術觀察》原主編李一,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美學研究室主任、中華美學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徐碧輝,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陳池瑜,《中國文化報》副總編輯徐漣,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研究員劉悅笛,王朝聞先生長子、中國船舶工業系統工程研究院研究員王力田,中國藝術研究院文化研究所副所長喻靜,《人民日報》文藝部馬蘇薇,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美術觀察》副主編孟繁瑋,《美術觀察》欄目主持緱夢媛等嘉賓,以及新華網、《中國美術報》、雅昌藝術網等媒體代表參加了研討會。研討會由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美術觀察》主編牛克誠主持。

  王朝聞先生的美學思想和文藝理論研究緊密聯系實際,從生活體悟而來,又飽含哲學思辨,能貫通于多種藝術門類,從具體的藝術表現中探索藝術的共性。其自成體系的思想對于文藝現狀的批評和文化發展的推進具有鮮明的現實意義。在王朝聞先生誕辰110周年之際,會議召集文藝界各領域的專家、學者共議當前文藝發展現狀,探討王朝聞文藝思想對于發現和解決當前存在問題的意義所在。

  韓子勇代表中國藝術研究院致辭。他高度評價了王朝聞先生的學術與藝術成就,指出此次學術研討會旨在梳理王朝聞先生的文藝理論并深入探討其蘊含的現實意義。希望通過這次會議,一方面能夠使當前文藝界更加注重對王朝聞先生學術精神的發揚和傳承,一方面沿著他走過的路,繼續建構具有中國特色的當代美學和文藝理論體系,并不斷向前推進。閻晶明表示,王朝聞的美學思想豐富廣博又相互關聯。今天我們既要研究王朝聞多樣而杰出的創作和理論成就,更應該學習他的品格,學習他熔化學問的能力,這對于當前文藝界經常出現的宏大題目、理論空轉、掉書袋、重復引用等問題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潘魯生回憶了20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他在王朝聞先生主持的《中國美術史》《中國民間美術全集》項目中擔任資料員的經歷,同時指出王朝聞先生文藝思想的現實意義具有強調價值導向、堅持人民性、突出審美品格幾個方面。徐里指出,王朝聞同志通過數十部近千萬言的著述,為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美學和文藝理論體系做出了卓越貢獻。我們能真切感受到他是一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其學術思想具有鮮明的時代性和人民性。

  會議圍繞王朝聞先生文藝理論的現實意義展開討論:

  關于“實踐性”的現實意義。“實踐性”意味著直面當下、介入現實。呂品田表示,王朝聞先生在七十余年的藝術與學術生涯中,基于參與社會活動的豐富閱歷和從事藝術實踐的真切審美經驗,以豐碩著述,辨析美丑、甄別善惡、闡揚真知、梳理思想,構建起中國特色美學和文藝理論體系。這對于直面和回應當下文化建設和文藝發展的現狀及問題,依然具有明辨事理的真理性價值和激濁揚清、撥云去霧、引領風尚的現實指導意義。王鏞認為當前文藝界存在的一個重要問題是文藝理論與創作實踐脫節。這一方面是文藝理論自身的問題,一方面是因為從事創作實踐的文藝家輕視理論。王朝聞文藝理論具有鮮明的實踐品格,與創作實踐聯系非常密切,當代文藝創作實踐仍然需要王朝聞文藝理論的指導。

  關于“貫通性”的現實意義。王一川認為,王朝聞先生是一位貫通多種藝術門類的名副其實的藝術批評家。今天,當學院藝術批評的門類分工越來越細密,這種跨門類批評本身就是一劑良方;當批評方法和語言要么越來越學理化、要么越來越網絡化時,他的貼近日常生活世界的批評就是一種警醒。徐漣表示,王朝聞先生廣泛涉獵繪畫、雕塑、戲曲、影視、攝影、連環畫、曲藝、園林、建筑等幾乎所有的藝術領域,對目所能及的藝術活動都積極參與。他關心百姓所關心的一切文藝現象,這就使得他的文藝評論廣接地氣又言之有物,與百姓生活合拍,也深得藝術界人士的認可。

  關于“人民性”的現實意義。于平比較了作為哲學家的美學家李澤厚先生與作為文藝鑒賞家的美學家王朝聞先生關涉美學文章的不同指導方法,這種精準的點撥其實關乎兩人不同的知識系統與表意訴求,這種差別,我們過去喜歡用“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或“哲學的美學”與“藝術學的美學”來指認,其實前者更適合做“書齋里討論的美學”,而后者想做的是“讓民眾覺醒的美學”。這種“讓民眾覺醒的美學”直觀、真切、貼近、易懂,美學意義十分深刻。杭間談及王朝聞先生工藝美術思想的一個重要概念——真正的“人民性”。王朝聞先生一直在工藝美術或現代設計中不講功能,而是通過“適用”來講內容和形式的關系。在王朝聞先生看來,“內容”本身的重要性超越裝飾“形式”,回答了我們對實用與裝飾這個問題的困惑。

  與會專家還針對王朝聞先生文藝思想的特點及具體研究范例紛紛發言。

  牛克誠在主持詞中指出,王朝聞先生的文藝理論具有從中國經驗出發并貫徹中國式感悟思維的“民族性”,基于雕塑創作深刻體驗的“實踐性”,扎根“群眾”、服務“群眾”的“人民性”,以及始終關注創作前沿、與現實同行的“時代性”。這一切,都隨著朝聞先生身影的遠去而在當下益愈彰顯其理論價值及精神力量。這也是本次研討會“王朝聞文藝理論及其現實意義”的主題立意之所在。鄧福星指出王朝聞美學思想的現實意義至少有四個方面:堅持實事求是、靈活地運用唯物辨證法、嚴肅的科學態度對學界研究方法論的借鑒意義;揭示文藝創作規律的有關論述有助于我們深入理解、踐行中央領導講話精神;文藝批評和批評家要像他那樣,不僅睿智、有學術膽識和以接受者為本的批評意識,還要顯示出對文藝事業和社會精神文明建設高度的責任感;其繼承中國古代文藝理論,把個人的藝術體驗、感悟上升到理性思考,形成自己獨樹一幟的中國化、民族化的美學思想,是我們堅守中華文化立場,傳承中華文化基因,展現中華審美風范的學習榜樣。陳綬祥詮釋了王朝聞先生名字的含義“朝聞道,夕死可矣”。王朝聞的現實意義是:(也許)永遠不能解決,但是永遠為人民服務、永遠為中國服務。王仲認為王朝聞先生不是教條的馬克思主義者,他是一位對辯證法非常有研究的、有獨立見解的馬克思主義者。他也從來不是一個跟風的機會主義者。陳醉強調從現實意義方面再談王朝聞先生,需要注意其革命性、實踐性、審美性、包容性、廣泛性以及他的刻苦與嚴謹。李一談到王朝聞先生非常重視美育,強調審美能力的培養。《美術觀察》出刊百期時王老欣然題詞,提醒我們辦雜志應該在復雜的環境中保持清醒的頭腦,敏銳觀察,弘揚真善美,符合人民的審美需要。通過和王老的多年接觸,他還提到了王朝聞先生對書法研究的重視。陳池瑜用“原創性”“經驗性”“時代性”概括了王朝聞先生的學術成就。總結了王朝聞先生三個方面的學術貢獻。此外,他還提了兩點建議:加強普及性讀本的出版以及后學對他的研究。胡文彬表示,研討會舉辦的5月恰巧是《紅樓夢學刊》創刊40周年,王老擔任了10年《紅樓夢學刊》的主編。他寫出了在紅學界最厚的人物論專著《論鳳姐》,開辟了紅學人物研究的先例。徐碧輝專門講述了她對王朝聞先生組織編寫的、新中國成立以來最早出版的美學理論著作《美學概論》的理解,認為其奠定了中國美學理論的基本格局,打下了美學學科發展的基礎。劉悅笛認為王朝聞先生創造了一種獨特的,不僅是“藝術家”而且是“生活家”的美學范式和批評范式,這個傳統需要被當代繼承下來。前面閻晶明也指出,王朝聞先生由生活而來的美學研究不是中國僅有,國外也有跟他類似的生活美學家。喻靜關注到王朝聞先生對石窟藝術的研究,以他對此部分研究的幾個層面及相關特點逐層展開闡述。上海美術學院林木教授未能到會,但專門為會議提交了《王朝聞的中國畫研究》一文。王力田代表王朝聞先生家屬發言,對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和《美術觀察》雜志舉辦本次研討會,以及領導和專家學者們的精彩發言表示感謝,并詳細講述了編輯父親全集的情況。

  最后,祝東力代表中國藝術研究院做總結發言,歸納了王朝聞先生文藝思想的兩個方面:一是他非常重視藝術經驗的體驗和積累。二是他不僅涉獵廣泛、博學多才,而且能在多個領域之上。他指出,今天我們對王朝聞先生不應該僅僅是紀念、研究、關注,也應該特別強調、認真學習。

  王朝聞先生是20世紀后半葉中國文藝界的標志性人物,他從自身的審美感受、藝術創作、鑒賞經驗出發,堅定地落實以人民、現實為前提的文藝理論建設原則,始終堅持以辯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為基礎,不斷融入中國傳統美學思想,形成了藝術實踐與藝術理論相結合并極具中國本土文化特色的美學思想。在當下“多元化”思想盛行的環境下,王朝聞先生的文藝思想對于如何在文藝領域中開展有效的批評實踐具有深刻的啟發意義。通過本次研討會,我們進一步明確了,今天應該從各個方面加強對繼承王朝聞先生衣缽的重視,特別是他對學術的鉆研精神、高尚的人格品質、強烈的文化和藝術方面的使命感;緊扣中國當代文化藝術發展的脈搏,堅定建設和發展中國社會主義文藝理論,同時切合人民群眾的審美需求,實現文藝理論對中國當代藝術創作實踐更大的指導意義。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